記錄鴿交流

賽鴿飛翔耐力及環境效應

賽鴿在飛翔時,要保持正常體溫,就要在外界氣溫的刺激下做增溫與降溫調節,而它之所以能迅速地調整產熱或散熱,保持相對穩定的體溫,則依賴有高度發達的中樞神經系統協調控制,賽鴿體溫高而恆定(攝氏42°C),不僅促進體內新陳代謝,及各種酶的活動,減低對外界環境的依賴,更擴大了生活領域的範圍,如鴿友們所了解的熱帶、溫帶、寒帶均有鴿子的蹤跡,但可能很少人知道,在調節體溫及羽翼的保護下,鴿子竟然能在±50°C的氣溫中生存。賽鴿的視覺神經由上百萬神經纖維組成的,視網膜內一百多萬個神經元,能完成複雜的特殊功能,可檢測出點、邊、角運動強度和顏色等,鴿眼大小比例成“大“字型,外形扁圓,視野寬達120°,適於遠視。鞏膜骨構成對眼球壁的堅強支架,使鴿子在飛行中不至於因強大氣流壓力,而使眼球變形,鴿眼內的肌肉為橫紋肌,快速飛行中能敏捷地把影像聚焦在視網膜上,透過睫狀肌的收縮來改變水晶體的形狀,與角膜中間的距離,同時還能改變角膜的凸度,這稱為“雙重調節”。精巧而迅速的調節控制,能在一瞬間,把扁平的“遠視眼”調節為“近視眼”,準確的判斷自己所在的方位和飛行的方向。

賽鴿皮膚乾燥,身上覆有羽毛、角質及鱗片,沒有汗腺,這些都能減少水分的蒸發,再加上排尿和排糞時所失的水分較少,因而對水的需求量比其他陸地上的動物少得多,高溫狀態下可以連續二十四小時不喝水,這雖然使體重減輕15%,但一經飲水,幾分鐘內就可以迅速恢復體重、重振羽翼,為遠翔具備了得天獨厚的條件。賽鴿在遠翔時所消耗的氧氣,比休息時多21倍,這種高氧消耗的飛翔生活,必須藉助一種獨特的“雙重呼吸”來完成新陳代謝,及吸氣和呼氣時均在肺內進行氣體交換。氣囊是供應鴿體足夠氧氣的裝置,飛翔時靠它的伸縮來協助肺部完成呼吸運動,揚翼時氣囊收縮,空氣再次經過肺部排出,除此之外,氣囊還有助於減輕身體的比重,減少肌肉與內臟間彼此的摩擦,是新陳代謝中的冷卻系統,據試驗,鴿子在飛行中吸入的空氣,有三分之二用於冷卻。由於鴿子的後氣囊與前氣囊的收縮和擴張視協調的,使鴿子在劇烈飛翔時,前後氣囊隨著煽動翅膀節律而縮張,猶如抽氣機般,不斷地把空氣抽入肺部內在排出。

賽鴿的聽域比人低50分貝,能聽到人耳聽不到的“次聲”,所謂“次聲”是振動頻率低於10-15赫茲的聲音,水、空氣或其他物體對它吸收遠比聲波的吸收小的多,在空氣中傳播幾千里後,其吸收不到萬分之幾分貝。“次聲”傳播幾千里而很少衰減,並且維持相當的強度(100-120分貝),因此從城市裡發出持續不斷的聲源,可使賽鴿用來做導航。

地球是一個巨大的磁體,它的磁性集中南北兩極,任何一種帶有磁性的物體,都受到地磁場作用力,吸引力和排斥力的影響,根據科學家試驗發現,鴿子頭腦有一小片組織,含有豐富的磁性物質,能測量地磁場變化,就像是天然生成的磁場探測器一般,憑藉它,鴿子就可根據地球磁場的分布情況,了解自己的飛行方向。“黑子”是太陽大氣層局部空間的一種突然爆發過程,它的威力相當於幾百個氫彈量級,能致使地球磁場發生“磁暴”,指南針偏離正常指向,氣候特殊異常,人造衛星突然減速、地球自轉速度的些微改變等。另外,對賽鴿遠翔導航也有嚴重影響,但它能應用“振感小體”實施導航,排除自身“地磁羅盤”失去效應後的“磁場”干擾,發揮眼部的“對波定向”本領,排除強磁的影響,對空中或地面異常情況迅速作出準確判斷。

賽鴿的尾脂腺能分泌油脂質,以保護羽毛不變形,鴿子皮膚裡含有大量能分泌脂肪的單個細胞,皮膚外面具有由表皮所衍生的角質物,如羽毛、角質喙、爪、鱗片等,這些都為鴿子在川與飛行中創造了有利條件。賽鴿在濃霧中飛行,靠鼻瘤、眼環、瞬膜排除霧中的水蒸氣及水分,並將純氧輸送到氣囊,試驗表示,濃霧中的水蒸氣或水分,能通過鼻瘤的“鼻孔分隔”溫化與壓縮,把氧氣送到各個氣囊,以供鴿子在霧中飛行時,對循環系統的冷卻,保證呼吸系統進行“雙重呼吸”所需的氧氣。鴿子是天生群棲的禽類,牠們離開生長環境時,就有本能的歸巢習性,賽鴿平常的活動空間,都是圍繞著鴿舍四周空間飛行,不過牠們並沒有以哪一羽鴿子做領導者的情形出現,因此牠們的飛行動向,就得按鴿群中大多數鴿子的意見來選擇,要是大家都同意的話,那牠們“出圈”遠飛,要不然就一起飛返舍內,這種不具領導者的群飛動向,在短途訓練飛行時,竟又再度表現出來。

當鴿車把賽鴿放飛時,在正常情況下,牠們都會全部一飛衝霄,在空中盤旋,這種情形就環境觀點來說,在長途比賽時,環境的改變和飛短距離就有很大的差異。短途訓練飛行時,鴿子當中都是一些毫無經驗的新手,因此鴿隊都是由同樣無經驗或經驗短淺的個子組成,當進入正式比賽時,我們則有理由認為,或假設這時鴿隊組成對飛賽已有相當經驗,同時對整體來說,牠們的生理狀態都能適應長途飛翔,因為有了充分經驗,即將面臨的“飛行任務”隊選手鴿來說,也不算什麼艱難的考驗了,經過研究及比賽紀錄統計指出,選手鴿在飛長距離比賽時,就會有群鴿中分離出一組作為領航的選手,牠們通常被認為是較具有敏銳判斷力的一群,漸漸地牠們組合起來,將鴿群拋在後頭而朝目的地翔進。當鴿群飛行距離加長時,那剩下來的鴿群,又再度地散飛再細分成更多小組合的鴿群,有些小組鴿群當飛至離鴿舍尚有100公里的地方,這時鴿子則由數羽耐飛的鴿子領著飛翔,而尾隨著一兩羽鴿子跟著落到河邊喝水,很明顯的牠們經長途飛行後因無法支撐而跟不上。

後記:因為擁有這麼多優越的生理特性,不論地形多麼複雜、氣候怎樣變化、環境怎麼惡劣,素質優良的賽鴿才能翱翔千里。